Xc.秋囚

不定期爬墙…目前蹲在白亮坑,亮亮中心。武陵仙君是心头爱。

白亮-「现代au 海 」(中)

#怎么会咕咕呢,我这就填坑。
#上篇请点头像查看,谢谢

        下了飞机几经辗转终于到了那海边,海滩上泳装的人们在戏水打闹,忙着拍照;马路旁的酒家在招手欢迎客人来吃饭;小摊贩在吆喝着海鲜干货、新鲜西瓜以及甘甜的椰子,好不热闹。热烈的太阳毫不留情灼烧着大地,人们的热情却丝毫不减。
         诸葛亮在一棵树下找到空位停好车,李白瞅着那车窗外的太阳悠悠叹口气认命地爬出副驾驶走向车后提行李。温热海风裹夹盐粒刮在脸上有些疼,李白抬手抹了把脸,纵使他游戏技法再厉害也对这炎阳毫无办法。诸葛亮在路上便提前订好了滨海的酒店套房,还没有到旺季,酒店房价还没有涨得夸张,此时来玩也是个不错的时候。李白提着行李跟着诸葛亮住进了那海滩旁的号称三星级的酒店。
         李白拿着房卡刷开门时发现是标双间,有些失落地看向已经走进去换鞋的亮亮:“为什么要双人间啊,情侣套房不好么?”换好鞋走回来帮李白提东西的诸葛亮眨眨眼理直气壮地说:“贵啊。”李白瘪了瘪嘴没说什么,他其实知道亮亮是害羞,怕前台小姑娘看他时带着诡异的眼神。毕竟这世道并非所有人都接受他们这样文化中的“异类”。
         李白换了鞋拿起衣服正欲钻进浴室洗个澡,打开浴室门的手顿了顿侧头看向瘫在床头看电视的诸葛亮“等下去楼下吃海鲜?你今天要出海么?”看着纪录片入神的诸葛亮闻言点点头“吃啊,来海边不吃海鲜怎么算来过。出海么,可以考虑。我看刚才车旁边摊子上有个水手。”李白一挑眉有些好奇,歪着脑袋瞅他“你怎么看出来的?”诸葛亮撇他一眼勾唇笑了一声“秘密。快去洗澡,我饿了。”李白吃了瘪,转头钻进浴室乖乖洗澡,其实他也饿,飞机上的简餐并不好吃,他没吃几口。马不停蹄地赶来,体力再好也耗得差不多了。
         待李白洗得一身清爽时诸葛亮已经靠在床头睡着了,熟睡时安静的大男孩儿比醒时多了几分可爱和毫无防备。他向来睡得浅,在李白走近时睫毛一颤便悠悠转醒,李白只来得及将那好看的睡颜在心里来回品味,扯着颈间毛巾擦擦头发低头在他额间亲一口。“我吵到你了?”诸葛亮打个哈欠摇摇头“没有。”李白扯着腰间毛巾往那堆着衣服的床上一丢便毫无遮拦地闯入了诸葛亮的视野,脸颊一热扭头继续若无其事看电视,却不忘腹诽这个明明时常打游戏还不忘抽空健身的心机白,那好看的肌肉不太壮也不会太瘦,一层薄薄水珠挂在肌肤上缓慢向下滑动,拉出连绵起伏的水痕,那性感的样子竟就这么在诸葛亮脑子里挥散不去,害得他连纪录片都看不进去了。而罪魁祸首仅是神清气爽地吹着口哨穿好了泳裤穿上两人情侣款的防晒外套,再凑过去搂着他肩膀亲了他一口。身上是廉价沐浴露的味道,却因那人身上常年缭绕的酒香熏染得好闻起来。也许这个人什么样的香水都合适。诸葛亮脑海中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想什么呢?”李白对他毫无反应有些不满,索性在他耳尖咬了口引起他注意。诸葛亮这才回神过来眨了眨眼亲回去。“没什么,想某个好看的心机男。”
        “谁?”李白皱着眉有些醋,他的亮亮竟然在想着别的男人,不行,很气,想揍人。诸葛亮瞅着他一脸神色凝重忍不住笑出声“你吃什么莫须有的醋?我说的是你”这一下李白不醋了,佯作生气道:“好啊,我的小天才学会说我心机了?要惩罚!”那搂着人肩膀的手便向下去挠细软腰肢,诸葛亮被他挠痒倒在床上笑得喘不上气,直求饶。眼角一抹笑出来的晶亮眼泪,折腾得泛起红的脸颊,还有那副无可奈何又想反抗的模样,让李白一时晃了神,低咳一声起身不再挠他痒“你不是说饿了?走了走了,去吃饭。”诸葛亮爬起来换了泳裤披上外套抓抓头发从床上站起来伸个懒腰“嗯好。”两人穿着拖鞋下了酒店,一条街的美食令人目不暇接,诸葛亮看了眼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嗯,正是吃午饭的时间,不过…。诸葛亮视线扫过街对面的小摊处便向刚才看见的水手走去,那小麦肤色的年轻人先是对走来的两个旅客愣了一下,一个好看得冷漠疏离;一个好看得风流洒脱,这年头怎么有这么好看的人,回过神时两人已经站在了跟前随即挂上热情的笑容向两人推销出游项目“两位客人要出海玩吗?可以去海上的岛边浮潜、游泳、钓鱼、挖螺。”诸葛亮闻言点点头,似乎还不错。
“嗯,价钱怎么算?”
“一人200,最多接7位,包往返。”
“你觉得呢?”诸葛亮侧头看向身侧躲在小篷车下乘凉啃着西瓜的人。
“你决定就好。”李白啃一口西瓜后又递给他“亮亮你吃,好甜的。”诸葛亮白他一眼倒也不嫌弃地接过来咬一口咀嚼,甘甜清爽的西瓜汁驱散了些许暑气,心情也愉快不少,“好,那就这么定了。哦对了,这里哪家店吃饭实惠点?”
“前面那家,我姐夫开的,我带你们过去,他会给你们优惠的。”男子殷勤地带头向前走去。
“嗯,劳烦了。”诸葛亮点点头带着李白跟上导游。

“那您二位慢吃,一会儿要出海的时候直接来刚才那里找我就好。”入座后那青年便转头离去了。

李白旁若无人地牵着诸葛亮走向海鲜区,那点菜的阿姨看了看两人牵着的手眼神有些意味深长,但客人的事向来不是她能过问的,只拿着点单跟着点菜,李白少有吃海鲜,诸葛亮虽也不常吃但是对吃什么、怎么做好吃还是有所了解,毕竟在C市生活多年也是个懂吃的人了。这一顿海鲜餐吃得有滋有味,结账时两人还打赌这一餐大约多少钱,最后是诸葛赢了。
“我说了吧,不会太贵,毕竟这个老板和那个导游是熟人,不敢宰我们太狠。”
“嗯,是在下输了。那我罚自己亲你一口?”
“胡闹,这儿都是。”
“怕什么,嘿。”李白四下一瞟非常迅速前倾身子越过桌面亲他脸颊
“你擦嘴了么?油腻腻的。”诸葛亮抽纸巾擦擦被亲的地方一脸嫌弃。
“没呢还,哎,哪儿这么嫌弃啊?”被心上人嫌弃的李白有些委屈。
“吃饱没?准备走了。”
“好了,走吧走吧。”
两人慢悠悠地走回那个摊子旁,青年带着他们下到沙滩上走向快艇。坐稳穿上救生衣后快艇稳稳开出了海滩,向海中驶去。
海天一色。这是诸葛亮在眺望海平线时想到的第一个词。右侧迎着太阳的那面海是波光粼粼的,如同碎金箔片洋洋洒洒铺在薄荷蓝的海面上,令人惬意又懒散。而左侧的海却泛着深灰蓝的色泽,犹如沉寂在海底的波塞冬,拥有随时能够掀起大浪吞噬渺小船只的宏伟力量。海与光的组合是多么有趣。快艇越过一重重的浪,激溅的白色浪花拍打在船身,海水溅了坐在船边的李白一脸。侧头看向他的诸葛亮瞅着人一脸晶亮水珠,忍不住笑出声。李白挑了挑眉同他开玩笑“亮亮你看,这浪打的,啧,吓得我出了一脸汗。”
“那你真是可怜了,回头我带你去江边多坐几趟船熟悉一下?”
“江水有这海水咸么?”
“没有,但是比这海水黄。里头都是黄沙和泥”
“…那算了吧。”
这一趟海上之旅在两人同青年的闲聊中结束。到那岛边是才发现是有多远,回头看去时已找不到来时的陆地。
那青年递给两人浮泳镜和带咬嘴的呼吸管,并演示了一遍如何用,以及下水的注意事项,并告诉他们下午五点半准时来接。两人点点头拿着东西上了岸。不远处的石滩上游玩的人们穿着花花绿绿的泳衣四处走动,岸边与水里皆是热闹景象。
两人相视而笑一起带上装备下水游泳。
这一趟出海玩得很开心,下午五点半时太阳已经往西边靠近,天空的云染上红色像熊熊燃烧的烈火。海风带着咸味,湿了水的两人坐在来时岸边等着那青年人来接,风吹鼓着湿透的薄外套猎猎作响。
诸葛亮仰着头迎着海风晒太阳,李白仰躺在大石头上双手垫在后脑吹风。那开船的青年由远渐近。
返回岸边时海浪拍打船身,溅起白花花的沫子。海风发狠了吹刮,卷走残余热气也带走了太阳,将凉爽撒在身上。
“这一趟玩的可还开心么亮亮?”
“还可以,不错的。”

良辰美景与心上人并存的地方怎么会差?

今天份的小可爱!要头像请dd我♡

白亮-「现代au 海」(上)

ooc吧,不接受可不看…。
抓住儿童节的尾巴皮一下。
可能会把去海边的写上?也有可能画图。

        蜀地的早晨起来也炎热不堪,就连身为四川人的诸葛亮在打开阳台门后感受到热风后都不由觉得难受,沉默着关上门走到床边坐下。 “李白,起来,我们去海边玩。”诸葛亮低头拍了拍赖在床上不肯起来的人,棕色的毛绒脑袋埋在枕面蹭了蹭,抬头时迷蒙的眼眨了眨半响自喉间哼出一个字:“…啊?”

        随后半梦半醒的李白就被诸葛亮扯着收拾打扮一番然后连同行李被塞进了车子里,屋外炎热的天气以及车里空调的凉爽将起床气吹散,李白总算醒了神,抬手捋把头发,头撑在窗沿侧头看向坐在驾驶座满脸认真低头摆弄手机的诸葛亮,懒懒开口:“去哪儿?” 诸葛亮头也不抬地迅速回答“海边,我订好机票了。找到个不错的地儿,我们去住几天消暑。”李白就是喜欢看着认真做事的诸葛亮,这时的诸葛亮拥有让他无法抗拒的魅力。勾起了嘴角笑意更甚,毫不犹豫地便答应了:“好。”

        诸葛亮将车停在了机场里面的停车场,停车费在回来取车的时候缴。李白殷勤地提着行李在一旁等他,李白也并不多问诸葛亮一句到底要去哪儿,他相信他的亮亮。直至诸葛亮带着他办理了登机牌才看见了目的地和今天的日期,眉梢一挑吹个口哨:"G省啊?可是比四川更热的。"同李白并排坐在候机厅里的椅子上,靠在李白肩上玩着游戏的诸葛亮点了点头,他已经做好被晒黑的准备了,但是还是想去。
  
         “嗯。没关系,海边够凉快,吹吹海风很舒服的。” 李白附和地点点头算作赞同,看着诸葛亮的游戏界面抬手横刀夺机帮人打了起来,嘴里还认真严肃地指点着:“哎,你这样不行,过不去的,应该先这样,再这样。”诸葛亮有些气,但是看着人帮自己打通卡了很久的关又气不上来,索性下巴垫在人肩上认真学边点着头回答:“嗯,嗯,记住了。”李白抬眼看向他正欲说些什么,那认真的模样却让他心头一悸,四下看了看见周围的人都没注意到这边迅速扭头亲了人一口。诸葛亮先是一愣,随后涨红脸瞪着他,大庭广众下又不好动手,只夺回手机扭过头去继续打游戏。李白笑弯了眼凑过去挨着他肩膀低声说:“今天6.1,儿童节快乐,我的小天才。”诸葛亮红着耳朵压下翘起的嘴角回应道:“嗯,你也是,李三岁。”

啊!我!画完了!我爱仙君。

一个待完成的仙君。
什么时候画完了再放全图。:P

渡劫。初稿

#香消玉殒
#刀子,慎
#可能流水账
#这篇自戏建立在自己写的武陵仙君皮解上,接受再看


        成仙是奢侈但又并非遥不可及的,仅能够修成人形便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勤奋修炼也盼得熬出个头,知自己大劫将临早早收了心隐进林间。

        一个人的桃林里除了风吹过林里的沙沙声,便是飞禽走兽的声响。棋子落下惊飞了手边的蝴蝶,远处的女孩儿喊着自己的名字小跑而来,便置下棋盘前去迎接。自从帮她算了那一卦无果的姻缘便天天跑来缠着自己聊天。似乎已经渐渐习惯了有她的生活,望着那月牙儿弯弯的笑颜心情也更是愉快,嘴角扬起的弧度连自己都并未察觉。可爱的她、洒脱的她、大胆的她、脆弱哭泣时的她、多愁善感的她、嬉笑怒骂的她,心房被那女孩儿挤得满当再也容不下其他。也许就此过下去也未曾不可? 修仙哪比得上伊人相伴在旁好?

        可那老天偏是要叫我吃尽苦头,熊熊大火放肆吞噬着桃林,百年修为使出那火仍旧没有熄灭的势头,带着那誓不烧尽一切不罢休的霸道烧灼着自己,昔日从容不复只剩狼狈匍匐在树下等死,无能为力麻木了神经,昏昏沉沉只想睡去,也许只是在做梦,一觉醒来便能又看到生机勃勃的桃花林,和那个笑起来比花儿还美的女孩儿。可眼皮合上的最后一刻似是看见了熟悉的身影向自己靠近,也许老天听见了自己的愿望派了一位像她的神仙来送自己归西吧。

        再一次睁眼是碧蓝如洗的天,和绚烂的粉色桃花。惊讶中清醒没想到竟然自己还能从那火中苟且活下,身上沉重掌心撑地支起身子查看。那心心念念的人儿腕上鲜血浸染了自己的衣裳与那土地,心中猛然沉下手颤巍去探那鼻息,不愿相信的事实摆在眼前叫人如何接受,心脏一阵绞痛眼泪如断线的珠子不住滚落,声音哽咽手颤抖地抚摸那安详脸庞] 醒醒…求求你,求求你起来同我说句话。我晓得你只是哄骗我想看我掉眼泪的样子,快起来吧…别睡了…我们回家。 [强作冷静将那微凉的尸体揽入怀中紧紧拥抱试图用体温将人暖回,吻上那冰凉的唇瓣试图将内丹运去,那丹物在人体内转了一圈又回到自己体内,无数次的重复仍然无法看到一丝希望。颓然地抱着尸体靠在树干哀伤痛哭,无数的思绪翻涌如刀割,昔日一幕幕在脑海回演,哭得哑然只余喉间低哑嘶鸣和颤抖耸动的肩膀。失去了女孩儿意味着成仙也失去了意义,昔日视为毕生所求的事情如今已在眼里成为了唾弃痛恨之事。

        那白发老人踏云而来,步至身前和蔼地告诉自己天帝召见。尚未干涸的泪痕和悬挂在下巴摇摇欲坠的泪珠,眼中尚且含着泪水,抬起那狼狈的脸质问来人] 我失了爱人,成了这仙莫非能让人起死回生罢?你回去,我不见那天帝。 [老人面色无奈,只得苦口相劝,恳求着自己上那天庭见了天帝再说。软磨硬泡见自己无动于衷,那身后的天兵便不由分说绑了自己,怀中尸体跌落伸出手想要紧紧抓住,奈何那缚仙绳捆紧了自己动弹不得。只能任由老人半拖半拽带上天庭。 见了那天帝,浑浑噩噩早已记不清说了些什,只记得那天帝要罚自己软禁在天庭,半是气愤地拒绝,甚至斗胆提了要求。只闻那一声叹息缓缓飘来,天帝给了自己名号位列仙班,赠予了府邸。

        再之后,便又回到了那枯焦的桃林,只不过身旁跟了名小书童。抱起那尸体埋葬于自己原身的那棵桃树下,兴许是血肉的滋养,桃树越发鲜艳。力量似乎又回到了体内,捏诀将那桃林复原,一时间宛如春风拂过,烧焦的树抽出嫩绿新芽长出叶子,花苞绽开花瓣绚烂的桃红色再一次占据山林。

        后来的武陵郡盛传一女子曾经爱上那桃林中的妖,突如其来的大火烧了七天七夜,但那桃林深处的古老桃树依旧盛开艳丽,令人惊叹,人们便说那哪里是妖,分明是神仙。于是人们在桃林里寻了块空地摆上供奉的台,祈福的东西,逢年过节便来烧香祈福,欲向神仙讨个好姻缘。 每逢女孩儿转世出嫁的二月初二便站上林子边缘放声歌唱祝福,目送那火红的轿子走向远方后再开一坛女儿红独自一人饮。

        后来的后来,桃林的桃花再也没有败落过。

武陵仙君背景故事个人解读

#个人解读,不接受撕
#官方背景故事分析外加脑洞补充


        桃妖升仙的情劫是用最爱的姑娘的死亡换来的,姑娘用鲜血保住了他的真身,他痛苦、悲恸、又带着无力回天的绝望。那姑娘最后还是轮回投胎重新入凡尘。成仙是不容拒绝的,若是放弃甘愿堕落成妖只会让心爱的姑娘白白送死。

        诸葛亮从此不再是一棵桃树的妖,而是位列仙班司姻缘的下神。在天界有了一隅之地,武陵仙府。神仙不嫁不娶,不能有情爱之欲,所以天帝不可能没有惩罚,天帝罚他在天庭软禁,禁止下凡,他恳求天帝让他继续在人间,天帝只好罚他软禁在武陵外的桃林里,就算要交接任务也由书童完成,不得踏出桃林半步。说是服侍的书童,倒不如说是天界派来的眼线。还有每次都必须看着姑娘出嫁,不能靠近、不能交谈、不能见面、不能相识,也不能靠近那武陵城。若是他能看着姑娘出嫁第1001次,就可以出去活动。天帝的目的也不过是为了让他断绝念想。他答应了,从此在武陵郡外的桃林继续生活。
        [到这里,他该是无奈的、仍旧对姑娘的死耿耿于怀、却也不能够违背天帝的命令。他想反抗,可天帝杀他不过一眨眼的事。他不能死,因为他身上背负着姑娘寄存在他这儿的期望,想他活下去。]

        他不是没有想过逃跑,若是硬闯怎么走都会回到原点,只有不触碰边缘时才能靠近较为外围,才有眺望那武陵郡的资本。一开始不曾想到要为姑娘送去歌声做祝福,经过书童提点才恍然大悟。既然不能交流,那为何不唱歌给她听?那日起仙君除了日日练武习书还多了个练嗓,从一开始的容易唱错到后来的烂熟于心只有书童才知道。
        [仙君从一开始的略有失落和艳羡到最后释怀于心只想还那渡劫之恩,以自己的方式祝福她嫁到好人家,毕竟两人再无可能了。仙君的情劫也是心结,只是他学会了放下过去,学会了放过自己。他学会了处事不惊,纵使他在天界独来独往不曾有交好,但仍旧是那个本质善良又感性的桃妖。]

         武陵仙君本体是为桃花,自然是司姻缘的神,如果是位高权重的神天帝自然不会允许他继续在凡间,因为不是出身就是神所以自然低纯神血统的一等,毕竟天界职位划分很严格。那么既然是下神自然会和月老有接触,可能也算月老的下属?那么武陵仙君自然就可以找月老开开后门给姑娘搭根好的姻缘线!

        桃花劫,烂桃花,一说,都与情感有关。那桃妖自是魅惑又赏心悦目的,也因此更易引人堕入情网。或许这也是仙君独来独往的原因之一?至于时常跟在身边的小书童当然得是孩子了,不然还了得。

        最最最重要的一点,既然仙君是蜀地之人,那自然是满口四川话外加一口蹩脚的普通话?或者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四川人的俗语太多了。好难带入,带入就想笑…。

无题。白亮。甜

他眉目清冽,一身浓烈酒香是洗不去的独特气息。落花纷纷扬扬洒向他肩头,我低头,他抬头。他眼中像是藏进浩瀚宇宙。

“仙君,听说你的桃花酿不错。可否赏李某一口尝尝个中滋味?”

今天的王者峡谷也很热闹呢!
东皇太一笑眯眯地翻看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