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c.秋囚

不定期爬墙…目前蹲在白亮坑,亮亮中心。武陵仙君是心头爱。

普罗旺斯•「时间」槙岛圣护

#全戏依据建立在彼得.梅尔的《普罗旺斯的一年》及《重返普罗旺斯》上。

#含微狡槙。注避雷。

在法国分两种人,一种是法国人,一种是巴黎人。在巴黎,时间是宝贵的,以“一寸光阴一寸金”来形容再贴切不过,但在普罗旺斯时间变得一文不值。普罗旺斯的人没有时间观念,做事随心所欲。施工队建一栋普通的两层楼别墅其他地方的人可能只要一年,而普罗旺斯的人可能要三年。今天天气好,休息;今天天气差,休息;今天大太阳,休息;今天下雨,休息。他们总可以找到任何理由来给自己休假,享受美妙的午餐。

这是这个星期被放鸽子第三次了,装修工拖沓着迟迟不来,着实惹人担心遥遥无期的完工之时。轻叹一声放下手中书本拿起电话准备思索着说些什么让人们快速装修好。脑中快速闪过一个想法,翻开电话旁的册子找到装修工人们家里的电话号码,拨通第一家号码]
您好,是梅德尔太太吗——是我,小镇上新搬来的住户槙岛圣护—— 是这样的,承蒙您丈夫帮我装修房子,我想这周末邀请您和您的丈夫来我这里参加庆功聚会——好的,请您届时务必到场。
[轻松流利的法语交流似乎让对方对自己已有了些许好感,接连着再打出几个其他工匠家的电话邀请各位妻子在周六来自己家里进行聚餐。愉快地打完电话拍拍手同窗边看书的黑发男人交换一个亲吻。男人对自己机智的做法表达了称赞,笑弯了眼唇角笑意粲然]

看着吧,这周日之前施工队肯定会完工的。

[像是应证了自己的话,第二天施工队早早便赶来开工,之后的几日施工队都不曾旷工,毕竟大家心里都不希望自己妻子来到这里聚餐时发现自己丈夫装修的房子不够漂亮。
但纵使施工队再忙,一到中午十二点大家就会停下手头的活路聚在庭院的石桌前用餐,自己早已贴心地在石桌中央钻了洞插进一柄遮阳伞来遮挡正午十分灼热的太阳,摆上装满冰块的酒桶,葡萄酒醇香的酒液被盛上透明的玻璃杯,一顿简单随意的午餐配上葡萄酒同工匠们一起吃上近两个小时,边吃边聊家常也是件非常愉快的事。毕竟法国人爱喝酒已经到了餐餐顿顿都是酒的地步了。等到了下午工匠们继续工作,自己则同狡啮慎也洗涮好餐具一同在靠窗的桌边晒太阳看书。唯一不那么和谐安静的则是施工队的敲敲打打声、工具运作声、话语声,每日最清闲的时刻便是施工队伍走后安静的晚餐和独属两人的空间。
也许是这里的时间被上帝放慢了,有时候只是需要随心情去享受地做任何事,像自己,本可以一口气看完的书愣是磨蹭着看了两周。这个地方太多有趣又好玩的事了。
当周末准时来临的时候,房屋的装修已经竣工,丰盛有趣的晚餐聚会让大家都心情愉快起来,妻子们对自己丈夫的装修似乎都非常满意,工匠们脸上卸下了略紧张的神色也开始谈天喝酒,到最后大家都带着微醺的醉意结束了这一次聚餐。喝到上脸的自己也有了几分醉意,黑发男人被工匠们热情的敬酒灌到已经趴桌酣睡,泛红的脸颊甚是滚烫。轻轻将人扶起带上二楼房间,听着人躺在床上孩儿般的呓语一时间仿佛回到了曾经那针锋相对的场面。轻叹一口气伸手抚摸人脸颊,俯身亲吻人红润的唇。

时间,还早。






————
因为只是有那么点儿狡槙吧…就还是打个tag吧…┐(´-`)┌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