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c.秋囚

不定期爬墙…目前蹲在白亮坑,亮亮中心。武陵仙君是心头爱。

年后骸抢皮戏—存戏

站在镜子前正正身上的队服外套,平静盯着镜中倒映着不属于自己的脸。牵起嘴角,镜中的人儿也做出了同样动作。白色队服从全身镜反映在眸中隐隐刺痛。自那日自己接下了卧底的任务过去了不知道多久,亦或者说是每天的度日如年早已让自己忘了时间。转身离开镜子前不愿再去看着那张不属于自己的脸,走至书桌前抱起还不算重的文件堆推开房间门慢慢走向那人的办公室。每次与他会面都要时刻提防着露馅儿。「老狐狸。」不悦咂咂嘴小声说道。走至办公室门口抬手轻叩门扉,机械运转声伴随着金属制门的缓缓开启。一改刚才的表情换上平静淡然的表情对着办公室内拿棉花糖叠塔丝毫看不出身为一个boss应有的紧张忙碌的人欠身「白兰大人早,这是今天要批改的文件」把怀中抱着的一沓放在人办公桌上。被人叫住时绷紧了神经,当人询问近日与彭格列的战争状况如何稍稍放松了神经平静将前线传来的战况汇报。见人点点头叫自己抱走桌子旁一沓已经批改好的文件恭敬地回应一声摞整齐随意堆叠的文件抱出人办公室,改变了交文件的路线向一间无人使用的电脑室走去,一路小心谨慎的躲避着摄像头,进了电脑室打开电脑后开始快速阅览文件挑选出重要的信息,手指在键盘上跃动将所有消息加密后发送给指定的接受地址。眼前浮现那人的黑发凤眸不禁勾了勾嘴角。快速关上电脑抱着文件交去给助手,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吁口气,心情极好地轻哼着不知名曲子,嘴角上扬勾出不和谐的角度]kufufufu,又是有惊无险的早上呢。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