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c.秋囚

不定期爬墙…目前蹲在白亮坑,亮亮中心。武陵仙君是心头爱。

PP-狡槙「来,杀了我。」

    身上的衬衫在刚才的打斗中被自己的汗水浸湿,背部一块面料说不上舒服的贴着自己的身体。同样被汗打湿的头发亦然,发尾粘在脖颈,轻微的动作便会引起些许瘙痒,手臂平举伸直,手中剃刀弧面刀锋抵于眼前黑发男子的颈侧动脉。


    对方老旧的左轮手枪亦是直对自己嘴唇,僵持着动作没有人再有所举动——恢复体力。方才打斗的快感还未从体内被消除,体温比以往要高出不少。面对男人眼中对自己的憎恶与仇恨,以及恨不得将自己碎尸万段的神情, 内心平静毫无起伏面上却弧唇嘴角噙着笑意对上人的视线。

    眼睛看着漆黑的枪口突然玩心大起的主动含住嘴前枪管,舌尖蹭过不太光滑的表面,略有些疼,同时,属于枪支的独特味道留在舌尖,有些奇怪却并不令人作呕,舌尖探出些许,在枪口周围打一转后便浅浅探入枪口,试探一番后又普通接吻那般绕着枪管打圈。

    低垂眉眸动作不紧不慢地进行,刘海垂下阻挡了对方看向自己的视线。玩够了便张开嘴后退一些,唇角与枪之间拉出意料之中的暧昧银丝,伸舌舔唇眸中带着不明笑意以及些许挑衅,轻启薄唇吐露语句,语气不咸不淡

  “时间不过是一些时刻在连续不断地消逝,每个时刻都不可能同时存在,时间也不可能只停留在现在——你还不杀了我吗?狡啮慎也。”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