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毒成瘾

戏圈小透明,绘圈半吊子。偶尔写喜欢的CP的自戏或是段子,c圈初接触,爱好各种广泛。

KHR-六道骸10+(宴会后的偷袭与吐意)

       沢田纲吉真是有够闲的…)不过是拿下了一个敌对家族而已,有什么好值得开庆功会的。庆功会上的红酒入口绵软却后劲十足,及时发后才免于醉得一塌糊涂。
踏出基地外沁凉微风吹拂脸颊获得清醒,隐隐能够嗅到自己身上的烟酒味,新鲜空气自鼻间钻入肺腑循环带出污浊气体,迈步走向通往并盛公园的路径打算散散步。
对危险的敏锐察觉告诉自己有人潜藏在这条小路上,眯眸借由昏黄路灯打量路两边的绿化带,诡异的安静,虫鸣鸟叫似乎在顷刻间销声匿迹。

还有残党?

       勾起嘴角笑得嘲讽,右手三叉戟凝形紧握手中,对着此时空无一人的小路自顾自说起来)

你们已经卑劣到需要埋伏起来偷袭?真可悲啊。)
       身后突兀传来可怜虫给自己鼓劲的叫喊声,棍身贴紧手臂横成一线,旋身臂上肌肉用力戟尖穿透敌人心脏抬脚用力将人踹开顺势拔出武器,眼前视线隐约出现重影,胃里翻涌嘴里泛起酸味。千万不能吐。隐忍吐意右眼数字转换为一,火柱破地而出直冲云霄,火光照亮四周杂卒顿时惊慌失措发出惨叫,人肉烤焦的臭味儿隐隐钻入鼻中,再也忍不住吐意转身扶住粗壮树干开始呕吐,一晚上吃的东西稀里哗啦全都吐了出来,一嘴酸涩中还带着些许食物味,眼睛视线被泪水模糊,随后胃部紧缩仿佛要将内脏都吐出来似的又是干呕一阵。身后有所响动左手紧握三叉戟转身刺入来者胸腔用尽力气一旋伴随一声惨痛叫声来者于眼前死去,嫌弃地抬起手拭去脸颊上带着余温的血,视线扫过四周横七竖八死相并不安详的敌人抬脚踩过尸体,一手握着武器抬起另手揉揉太阳穴甩头强迫自己清醒,有些摇晃地改道向黑曜的方向走去。明天估计要睡到中午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