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c.秋囚

不定期爬墙…目前蹲在白亮坑,亮亮中心。武陵仙君是心头爱。

白亮-「现代au 海 」(中)

#怎么会咕咕呢,我这就填坑。
#上篇请点头像查看,谢谢

        下了飞机几经辗转终于到了那海边,海滩上泳装的人们在戏水打闹,忙着拍照;马路旁的酒家在招手欢迎客人来吃饭;小摊贩在吆喝着海鲜干货、新鲜西瓜以及甘甜的椰子,好不热闹。热烈的太阳毫不留情灼烧着大地,人们的热情却丝毫不减。
         诸葛亮在一棵树下找到空位停好车,李白瞅着那车窗外的太阳悠悠叹口气认命地爬出副驾驶走向车后提行李。温热海风裹夹盐粒刮在脸上有些疼,李白抬手抹了把脸,纵使他游戏技法再厉害也对这炎阳毫无办法。诸葛亮在路上便提前订好了滨海的酒店套房,还没有到旺季,酒店房价还没有涨得夸张,此时来玩也是个不错的时候。李白提着行李跟着诸葛亮住进了那海滩旁的号称三星级的酒店。
         李白拿着房卡刷开门时发现是标双间,有些失落地看向已经走进去换鞋的亮亮:“为什么要双人间啊,情侣套房不好么?”换好鞋走回来帮李白提东西的诸葛亮眨眨眼理直气壮地说:“贵啊。”李白瘪了瘪嘴没说什么,他其实知道亮亮是害羞,怕前台小姑娘看他时带着诡异的眼神。毕竟这世道并非所有人都接受他们这样文化中的“异类”。
         李白换了鞋拿起衣服正欲钻进浴室洗个澡,打开浴室门的手顿了顿侧头看向瘫在床头看电视的诸葛亮“等下去楼下吃海鲜?你今天要出海么?”看着纪录片入神的诸葛亮闻言点点头“吃啊,来海边不吃海鲜怎么算来过。出海么,可以考虑。我看刚才车旁边摊子上有个水手。”李白一挑眉有些好奇,歪着脑袋瞅他“你怎么看出来的?”诸葛亮撇他一眼勾唇笑了一声“秘密。快去洗澡,我饿了。”李白吃了瘪,转头钻进浴室乖乖洗澡,其实他也饿,飞机上的简餐并不好吃,他没吃几口。马不停蹄地赶来,体力再好也耗得差不多了。
         待李白洗得一身清爽时诸葛亮已经靠在床头睡着了,熟睡时安静的大男孩儿比醒时多了几分可爱和毫无防备。他向来睡得浅,在李白走近时睫毛一颤便悠悠转醒,李白只来得及将那好看的睡颜在心里来回品味,扯着颈间毛巾擦擦头发低头在他额间亲一口。“我吵到你了?”诸葛亮打个哈欠摇摇头“没有。”李白扯着腰间毛巾往那堆着衣服的床上一丢便毫无遮拦地闯入了诸葛亮的视野,脸颊一热扭头继续若无其事看电视,却不忘腹诽这个明明时常打游戏还不忘抽空健身的心机白,那好看的肌肉不太壮也不会太瘦,一层薄薄水珠挂在肌肤上缓慢向下滑动,拉出连绵起伏的水痕,那性感的样子竟就这么在诸葛亮脑子里挥散不去,害得他连纪录片都看不进去了。而罪魁祸首仅是神清气爽地吹着口哨穿好了泳裤穿上两人情侣款的防晒外套,再凑过去搂着他肩膀亲了他一口。身上是廉价沐浴露的味道,却因那人身上常年缭绕的酒香熏染得好闻起来。也许这个人什么样的香水都合适。诸葛亮脑海中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想什么呢?”李白对他毫无反应有些不满,索性在他耳尖咬了口引起他注意。诸葛亮这才回神过来眨了眨眼亲回去。“没什么,想某个好看的心机男。”
        “谁?”李白皱着眉有些醋,他的亮亮竟然在想着别的男人,不行,很气,想揍人。诸葛亮瞅着他一脸神色凝重忍不住笑出声“你吃什么莫须有的醋?我说的是你”这一下李白不醋了,佯作生气道:“好啊,我的小天才学会说我心机了?要惩罚!”那搂着人肩膀的手便向下去挠细软腰肢,诸葛亮被他挠痒倒在床上笑得喘不上气,直求饶。眼角一抹笑出来的晶亮眼泪,折腾得泛起红的脸颊,还有那副无可奈何又想反抗的模样,让李白一时晃了神,低咳一声起身不再挠他痒“你不是说饿了?走了走了,去吃饭。”诸葛亮爬起来换了泳裤披上外套抓抓头发从床上站起来伸个懒腰“嗯好。”两人穿着拖鞋下了酒店,一条街的美食令人目不暇接,诸葛亮看了眼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嗯,正是吃午饭的时间,不过…。诸葛亮视线扫过街对面的小摊处便向刚才看见的水手走去,那小麦肤色的年轻人先是对走来的两个旅客愣了一下,一个好看得冷漠疏离;一个好看得风流洒脱,这年头怎么有这么好看的人,回过神时两人已经站在了跟前随即挂上热情的笑容向两人推销出游项目“两位客人要出海玩吗?可以去海上的岛边浮潜、游泳、钓鱼、挖螺。”诸葛亮闻言点点头,似乎还不错。
“嗯,价钱怎么算?”
“一人200,最多接7位,包往返。”
“你觉得呢?”诸葛亮侧头看向身侧躲在小篷车下乘凉啃着西瓜的人。
“你决定就好。”李白啃一口西瓜后又递给他“亮亮你吃,好甜的。”诸葛亮白他一眼倒也不嫌弃地接过来咬一口咀嚼,甘甜清爽的西瓜汁驱散了些许暑气,心情也愉快不少,“好,那就这么定了。哦对了,这里哪家店吃饭实惠点?”
“前面那家,我姐夫开的,我带你们过去,他会给你们优惠的。”男子殷勤地带头向前走去。
“嗯,劳烦了。”诸葛亮点点头带着李白跟上导游。

“那您二位慢吃,一会儿要出海的时候直接来刚才那里找我就好。”入座后那青年便转头离去了。

李白旁若无人地牵着诸葛亮走向海鲜区,那点菜的阿姨看了看两人牵着的手眼神有些意味深长,但客人的事向来不是她能过问的,只拿着点单跟着点菜,李白少有吃海鲜,诸葛亮虽也不常吃但是对吃什么、怎么做好吃还是有所了解,毕竟在C市生活多年也是个懂吃的人了。这一顿海鲜餐吃得有滋有味,结账时两人还打赌这一餐大约多少钱,最后是诸葛赢了。
“我说了吧,不会太贵,毕竟这个老板和那个导游是熟人,不敢宰我们太狠。”
“嗯,是在下输了。那我罚自己亲你一口?”
“胡闹,这儿都是。”
“怕什么,嘿。”李白四下一瞟非常迅速前倾身子越过桌面亲他脸颊
“你擦嘴了么?油腻腻的。”诸葛亮抽纸巾擦擦被亲的地方一脸嫌弃。
“没呢还,哎,哪儿这么嫌弃啊?”被心上人嫌弃的李白有些委屈。
“吃饱没?准备走了。”
“好了,走吧走吧。”
两人慢悠悠地走回那个摊子旁,青年带着他们下到沙滩上走向快艇。坐稳穿上救生衣后快艇稳稳开出了海滩,向海中驶去。
海天一色。这是诸葛亮在眺望海平线时想到的第一个词。右侧迎着太阳的那面海是波光粼粼的,如同碎金箔片洋洋洒洒铺在薄荷蓝的海面上,令人惬意又懒散。而左侧的海却泛着深灰蓝的色泽,犹如沉寂在海底的波塞冬,拥有随时能够掀起大浪吞噬渺小船只的宏伟力量。海与光的组合是多么有趣。快艇越过一重重的浪,激溅的白色浪花拍打在船身,海水溅了坐在船边的李白一脸。侧头看向他的诸葛亮瞅着人一脸晶亮水珠,忍不住笑出声。李白挑了挑眉同他开玩笑“亮亮你看,这浪打的,啧,吓得我出了一脸汗。”
“那你真是可怜了,回头我带你去江边多坐几趟船熟悉一下?”
“江水有这海水咸么?”
“没有,但是比这海水黄。里头都是黄沙和泥”
“…那算了吧。”
这一趟海上之旅在两人同青年的闲聊中结束。到那岛边是才发现是有多远,回头看去时已找不到来时的陆地。
那青年递给两人浮泳镜和带咬嘴的呼吸管,并演示了一遍如何用,以及下水的注意事项,并告诉他们下午五点半准时来接。两人点点头拿着东西上了岸。不远处的石滩上游玩的人们穿着花花绿绿的泳衣四处走动,岸边与水里皆是热闹景象。
两人相视而笑一起带上装备下水游泳。
这一趟出海玩得很开心,下午五点半时太阳已经往西边靠近,天空的云染上红色像熊熊燃烧的烈火。海风带着咸味,湿了水的两人坐在来时岸边等着那青年人来接,风吹鼓着湿透的薄外套猎猎作响。
诸葛亮仰着头迎着海风晒太阳,李白仰躺在大石头上双手垫在后脑吹风。那开船的青年由远渐近。
返回岸边时海浪拍打船身,溅起白花花的沫子。海风发狠了吹刮,卷走残余热气也带走了太阳,将凉爽撒在身上。
“这一趟玩的可还开心么亮亮?”
“还可以,不错的。”

良辰美景与心上人并存的地方怎么会差?

评论(2)

热度(21)

  1. 西风吹雨小寒生Xc.秋囚 转载了此文字